您当前的位置 :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资讯网 > 财经 > 中国的战略资源产业必须防止外国投资控制
中国的战略资源产业必须防止外国投资控制
时间:2019-03-26 10:35:29 来源: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资讯网 作者:匿名



在过去的一个月里,我一直在世界各地旅行:从香港到北京,到美国东海岸,墨西哥,再到欧洲和印度。沿途接触的商业和金融界的关键词是“中国的崛起”和“全球化”。在撰写本文时,中国钢铁工业战略资源问题已成为讨论的重点。

2005年是钢铁产品价格拐点的一年。经过连续三年的强劲需求和价格轰动,价格在去年下半年开始下滑。钢铁行业的发展规律是在行业高峰期创造利润,在行业低谷期间增加市场份额。在主要利润浪潮结束后,大型企业兼并期也即将来临。

回顾上个世纪,全球钢铁行业格局发生了三次变化,美国,日本和欧洲已经成为这三个时代的力量。今天,全球钢铁行业欢迎第四次并购的时机,这是中国寻求钢铁动力的机会。

外资一直在关注中国的钢铁业

中国是一个大型钢铁生产国,但它不能称为钢铁生产国。因此,突破包围,转变为钢铁力量,是生产,管理和学习的共识。

不幸的是,在过去一年中,由于宏观调控和严重的产能过剩,中国钢铁行业正在进入低谷,甚至钢铁公司股票已经跌破净资产的现象。在内地一些投资者看来,钢铁只是一个落日产业,但国际财团认为这是垄断收购的好时机。

由于集中度低,中国钢铁业的兼并重组迫在眉睫。 2005年7月推出的《钢铁产业发展政策》核心是改善行业的准入门槛,提高行业集中度。明确指出,到2010年,将形成两个3000万吨,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型企业集团;原则上,原则上不再进行新钢厂的建设,通过兼并重组将大大减少钢铁企业的数量。

从欧洲钢铁一体化的过程来看,国际钢铁工业已经完成了区域一体化,现在正在从全球视角审视该行业的整合。然而,在已建立的全球合作中,没有中国的立场,中国的钢铁需求远远高于其他地区。因此,国际资本参与中国一体化只是时间问题。你做的越多,你就越需要清醒,因为它容易出现危机和后果。目前,中国原则上不允许外资钢铁企业,仍将重点关注投资参与或战略合作。但是,市场上已有声音认为垄断是追求的方向,也是企业增加市场份额的内涵之一。即使它与一个外国巨头结婚,对于收购和被收购方来说也是一个双赢的局面。这种说法可能适合个别公司,但绝对不是改善行业的好方法。

在今年“两会”期间,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李德水提出应采取有效措施,垄断并购外资。从理论上讲,外资企业的巨头可以控制上海的宝钢约180亿元人民币,中国在宝钢投资近1000亿元人民币。更可怕的是,一旦受外资控制,即使未来再投资1000亿元,由于错失良机,也不可能建立同等规模和实力的钢铁企业。

不能被外资控制

笔者认为,中国必须对外国钢铁巨头在中国的布局施加适当的限制,否则会增加社会发展的成本和经济社会的不稳定性。钢铁是该国实力的一个基本因素。作为一个大国,这种战略资源的规划和布局是务实和负责任的举措,不容易被一些二流和三流专家学者的极端开放所误导。

钢铁行业就是一个例子。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,世界经济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影响越来越大。在全球化的背景下,如何维护国家经济安全的问题也日益突出。

在一家跨国公司控制和收购一家中国公司后,它将通过控制战略资源行业垄断或试图垄断一些国内产业。外资并购的最大负面影响是它可能导致垄断。因为外国公司不仅控制国内市场,制定垄断价格和市场战略,还可以控制一些行业的生产过程,间接影响国家的稳定。

国家经济安全的主要内容包括:经济主权独立,基础稳定,运行健康,稳定增长,持续发展;国际经济生活中的某种自治,防御和竞争力;不是因为某些问题经济遭受了过度的打击和损失;它可以避免或解决当地或全球危机。面对外资并购,虽然采用“民族工业”的口号来处理过时和缺乏价值,但在经济安全和产业发展方面,合理控制是十分迫切的。事实上,这种监管也是国际舞台上的一个例子。许多发达国家在遇到重点行业的收购时,都会毫无例外地考虑相关因素。

以美国为例。国会和政府层面的外国并购活动有各种限制和审查规则。一些行业,即使允许外国收购,也将拥有持股比例。相比之下,中国在外国并购方面相当落后,缺乏法律法规,缺乏流程限制。因此,参照国际规则和惯例,快速制定和完善并购规则是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淡马锡是潜在的战略合作伙伴

事实上,中国的钢铁业应该最欢迎新加坡的淡马锡(Temasek),这是一个资金充足的战略投资者。一方面,淡马锡在公司治理结构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,可以为钢铁公司带来先进的经验,使其转型升级更加有效。另一方面,注入的资金可以激活原始资产存量,使钢铁公司自身可以更多地运营。专业,逐步提高效率。这是资源和协同作用的真正互补性。与欧洲和美国的寡头不同,淡马锡等公司除了商业以外没有其他计划。

中国钢铁企业改制不可避免的问题包括:机制转型困难,取消债务困难,人员配备困难,社会负担困难。一些所谓的专家提出,大型国有企业应该来并购并走出国门,给予一定的优惠政策。这种想法实际上是回到了旧路,无法实现市场化的真正重组。

相比之下,无论是在机制还是实际运营方面,大量新的私营钢铁公司都更接近市场,并且是钢铁公司的主流增长力量。事实上,有限开放的钢铁并购以私营企业为主导,这些公司进行重组,以避免低层次的重组模式。

热门推荐
copyleft © 1999 - 2018 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资讯网( www.linksoflondonusa.org)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常年法律顾问: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